储物柜

堆一些感想和活动文

反串 1

反串

或者叫做一杯茶引发的血案

前方注意避雷

1.

黄少天和苏沐橙是一对冤家。

这话绝对不含有任何调侃成分,指的就是冤家对头的冤家,从踏进大学的第一年黄少天就确定了这点。

这事儿还要从隔壁文科院的院学生会会长叶修说起,叶修和苏沐橙的哥哥是最好的朋友这点认识他们两个的人都知道,苏沐橙的哥哥黄少天没有见过,他入学的那一年这位传说中的校学生会主席已经拿到了出国深造的名额出国去了,文科院基本上都是叶修的天下,作为好友他自然要关照朋友的妹妹,所以那时候苏沐橙基本上都跟在叶修身后,每次黄少天撞上叶修被这人嘲讽了,就看到她站在后面暗搓搓的笑,见多了之后更是会和叶修一唱一和地挤兑他!

按理说,黄少天作为新世纪好青年好男人是不应该和一个妹子计较的,而且他所在的物理系没有一个姑娘,对于女孩这种稀有资源应该有从生理到心理的敬畏,奈何苏沐橙虽然生得貌美如花,笑得温和漂亮,却总和叶修混在一起,学了他一张气死人不偿命的嘴,加上男女生无法重合的逻辑轨道,有的时候他还能理解叶修,但是绝对不能理解苏沐橙在想什么!!!

讨厌?说不上讨厌,就是冤家!

对此化学专业的王杰希拿着试剂瓶不屑一顾:“你想太多了,苏沐橙只是习惯性跟着叶修群嘲而已,至于为什么中枪的总是你?”说到这里王杰希抬了抬眼皮,“大概是因为你总往枪口上撞,而且槽点特别多吧。”

“靠靠靠靠靠!王杰希你什么意思?!谁槽点多了本人不说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才高八斗,也是遵守国家建设中心思想崇尚八荣八耻建设社会主义新社会的好青年好吗?!!!”

黄少天说着有些口渴,抓起手边的杯子就一口喝完了,然后皱起了眉:“我说王杰希你们化学实验室里是不是连喝的水里都掺了奇奇怪怪的东西,这是什么味道这是啊?怎么这么奇怪?你们这么不上心入口的东西,就拿这个来待客是不是太不地道了,除了文科院的老叶就属你们对客人最不友善了,我和你说你要改啊你们这样是不行的啊,改天你到我们这儿来,让我们班长好好教教你什么叫做待客之道礼数周全让人宾至如归——”

“你喝的那是刚刚苏沐橙喝过的杯子。”

“如沐春——”黄少天猛地停下了,“你说什么?”

“你手上那个是前两天李教授放在这边的,据说泡着给女孩喝比较好的茶,刚刚苏沐橙过来找我们系的柳菲商量新生欢迎会上表演的事,泡了招待她的,就是你手里那个杯子的茶,”王杰希依旧很淡定,只是黄少天怎么都从他那双大小眼里看出些鄙视嘲笑的意味来,“至于你,你什么时候来,我们给你倒过水了?”

不不不,重点不在这里,重点难道不是我刚刚喝了苏沐橙喝过的杯子吗?完全不是我一不小心以为你们终于变得友善了的事好吗?!!!

“据我们教授说,当时给她这种茶的人说了,女孩喝这种茶没关系,不能男人喝,”王杰希说到这里挑了下眉,“你要是回头有什么不良反应,记得来告诉我一声。”

“艾玛老王你终于——”

“让我看看男人喝了有什么问题。”

“——还是这个德行。”

 

 

“阿嚏!”

“怎么了?着凉了?”公然在学生会办事处叼着烟的学生会长跷着腿侧身看向走进来的女孩,长发飘飘的新人校花笑着摇了摇头:“怎么会,我一直有注意保暖的,而且下个月哥哥要回来一趟,被他发现我感冒了,咱们两个都没好果子吃。”

苏沐橙说着耸了下鼻子,把手里的文件放到叶修面前的桌子上:“喏,这是学姐她们准备好的节目单,让我拿过来给你的,我们之前缺的那个女孩,我们说好从化学系那边借一个姑娘过来,这个开场舞没问题。”

“行,你放着我看看,你们着手准备吧,时间也不多,如果到时候时间不够,或者有冲突要翘课,就到我这里来批假条,然后去找老魏签个字。”叶修熟门熟路地点了下头,说起逃课批假条十分坦然淡定。

“好啊。”苏沐橙吐了吐舌头,应了下来。

“那就行,你去忙吧,我把手里的单子看看。”叶修说着打开了电脑,就要工作,苏沐橙歪头看着他:“多余的不说了,注意休息,你懂的。”

“知道知道,你这都要赶上你哥了,去吧。”

苏沐橙走出来顺手关上门,正看到站在走廊里说着话的魏琛和黄少天,魏琛和黄少天本来就认识这点熟悉他们的人都知道,好像魏琛上学的时候给黄少天做过家教,黄少天现在会选择钻研物理,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当初受了魏琛的影响,现在魏家教成了魏教授,自己倒是从理科转了文,不过黄少天还是总跑过来找他就是了。

 

黄少天说到一半余光看到苏沐橙出来,连忙连余光都收了回来,当做没看到她,苏沐橙倒是看到他了,但是她挑了下眉就转身离开,那挑眉的神态像极了某个还躲在学生会办公室里吞云吐雾的家伙。

靠!这女人这表情什么意思?!挑衅吗不屑吗无视吗?!!!不就是上一次说了她两句让她下次见到自己绕开走吗她还当真了不成,也太小气了太小气了大家到底是认识的不说打声招呼也不至于转身就走走之前还露出那样的表情来吧,好好一妹子做什么和老叶那家伙学学了一副嘲讽气,看他每次都被叶修那个不要脸没下限的和她两个人合起来挤兑他记过他们的仇吗?他记过吗?!什么叫大人大量宰相肚子里能撑船心怀天地宽她懂吗?

“少天?!和你说话呢!别盯着人家漂亮姑娘看,那姑娘有主了,没见着她和叶修成天一起进出吗?你没戏的别看了。”

“去去去去去,魏老大你别胡说八道啊!谁看上那个死女人了,我就是想到了些事情走了下神,而且她和叶修那个没下限的家伙是什么关系关我什么事,我干嘛要知道,我们还是继续说原来的话题,魏老大你别岔开话题啊,我们刚刚说到——”

黄少天顿时跳脚了,他和苏沐橙怎么可能?!除非哪一天叶修突然改头换面变得温和有礼有人样了差不多!

他抗议着,眼角余光扫过走廊那一边的楼梯口,人早就走远了。

 

白天上完课回到宿舍的黄少天吃晚饭打了会儿游戏,觉得有些累就提前睡了,同宿舍的喻文州他们也都坐在床上看书的看书,做事的做事,看他先睡了也都不说了,安安静静的环境中他一会儿就睡着了。

睡着的黄少天做了一个梦,梦里他把叶修那家伙的嘴巴用胶带贴了起来,哈哈大笑,这回任他怎么说话叶修都不能嘲他了,而就在他叉腰大笑得意非常的时候,被人从后面猛地推了一把,苏沐橙手里拿着同样的透明胶带,反手就给他也贴上了!操!!!有帮手了不起啊,偷袭算什么英雄?!!!有本事来pkpkpkpkpkpkpk啊!

正要跳起来的黄少天脚下一绊,被在一边撕着嘴上胶带的叶修绊倒在地,正磕在旁边的沙发上,虽然沙发很软,但是还是撞得胸口一阵闷气!

闷着闷着,黄少天醒过来了。

暖色的墙壁,印着向日葵的窗帘,床头柜的彩色台灯下面放着一张照片,用白色的镜框框着,照片里两个男孩搂着一个女孩,三个大概也就十几岁的孩子笑得灿烂欢乐,女孩和左边的男孩长得很像,右边的男孩虽然在笑但是那神气怎么看着都有些欠,最重要的是,这三个人,尤其是右边的一男一女,看着真是眼熟啊,长得好像什么人啊,像谁呢?

对了!是像叶修和苏沐橙!刚刚还在梦里联手欺负他的人,他们等着,等他爬起来马上收拾他们,尤其是苏沐橙那个家伙,居然从后面偷袭!

这么想着,还没清醒过来的物理系大才子一把掀开了被子就要爬下床,睡在上铺下意识就要伸腿去踩梯子,结果直接踩到了毛绒绒的地毯,黄少天终于醒了点。

这触感不太对啊,睁大眼睛的黄少天看着自己面前的床和被子,不太对啊!怎么这么像女孩子的住处?还有那张十几岁的叶修和苏沐橙,以及那个八成是苏沐橙那个只闻其名未见其面的哥哥的合照,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床头?!

黄少天决定起身冷静一下,这时候还没发现自己已经不再宿舍而是到了另外一个地方的话,他也就不是黄少天了,他一下子坐起来,侧头正对上对面穿衣柜上的穿衣镜。

镜子里的人穿着粉色的睡衣,长发披散,白皙的脸上透着还未睡醒的红晕,怎么看怎么漂亮可爱。

黄少天却觉得一阵八级地震在他脑子里震了起来。

“沐橙?起床了。”就在这时候,一个耳熟的声音响了起来,穿着蓝色同款睡衣的男人推开了一点门,处于修养没有往门里看,却足以让门里的人看清他了。

一个刚刚还在照片里看到的人,每次去找魏琛都要从他地盘路过的人。

黄少天看看来人,再看看镜子里的人。

八级地震中的大脑里又是一阵龙卷风刮过。

拂晓

现在11点半,开始码一发深夜60分。


——————————

“你还醒着?”

“那是,说好了陪你等日出的。”

“你那边快晚上了吧。”

“天已经黑了,你那边呢?”

“就这样吧,没什么特别不一样的。”

“······你果然缺乏艺术细胞。”

“呵呵。”

“本来还准备听你描述一下那边的环境,好启发一下我的灵感呢。”

“······我现在坐在一张公用长椅上,旁边是一盏街灯,街道上已经没什么人了,外国人睡得早起得晚,商店都关着门,只有对面的24小时便利店开门了,收银员是一个大胡子的大叔,就是这样。”

“挺无聊。”

“是挺无趣的。”

“要不要帮你把环境变得有趣些?”

“你说。”

“把眼睛闭上。”

“做什么?”

“这样帮助你更容易地进入想象的空间啊。”

“······”


“你坐在一张长椅上,身边是刚刚立起没多久的街灯,守时的点灯人正踩在梯子上,在黎明即将到来之际,熄灭里面的灯,你能闻到来自那个世纪特有的,煤油的味道。

风很大,天气很冷,守灯人的皮肤被冻得皲裂发红,他伸手到煤油灯的火苗边,试图从中汲取一点暖意,却让风把最后的火苗都吹熄了。

他放下灯罩,领着煤油灌,扛着梯子,走向下一个街灯的位置。


天太冷了,你决定离开这里,于是你站了起来,顺着街道向前走。

你路过一家酒馆,酒馆里老板娘隔着窗,在和刚值完晚班要回去的军官肆意说笑着,流浪者在这样寒冷的凌晨里,用一杯威士忌驱散寒冷,顺便说一说,关于最美丽的交际花,最放浪的荡子,金币和国王。

你只是看了一眼,就离开了,因为你不善饮酒。

然后你看到几个衣衫褴褛的孩子,他们互相追逐笑闹着跑过去了,手里拎着破旧的小竹篮,应该是一大早就去排队,等着领救济。


天还是黑着,星星都已经黯淡了下去,连月色都几乎不可见,只有东方天幕上的启明星,昭示黑夜即将过去。

这种时候怎么能没有变化呢?

我们要创新!

你脚下的路从砖石路变成了柏油路,老旧的建筑被拆除,各类的商店被造起来,人力车和马车都远去了,你听到马蹄声越来越远,蒸汽机的声音越来越近。

呜——这是蒸汽火车。

突突突突——这是最早的汽车。

要坐坐看吗?

你拉开车门上去,这车实在太慢了,而且后面还在不停烧着煤,笨重,还有股刺鼻的气味,但是你先忍一忍,看,很快后面的蒸汽机变成了烧汽油的机器,车的速度快了不少,而且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你看到车窗外的建筑越来越高,越来越坚固,主人换了一代又一代,有的是父亲留给儿子,儿子再传给他的儿子,但是也有决定去做别的的人,将店铺卖给了别人,新来到这里的人又一代代传承下去。

天色渐渐晚了,灯火亮起来,万家灯火辉煌,然后灯又一盏盏暗下去,深夜到来,再也不需要守灯人的街灯自动亮起来,没有了煤油呛人的气味。你闻到了什么?是不是冬青和蛋糕的香甜气味?

还有雪的冷香,澌融在冰冷的空气里,让风变得湿润,深吸一口气,好像就能把雪吸进肺里,有没有清醒一点?


你从车上走下来,走到路边,找到了你的位置,坐下来,对面的便利店里灯光亮着,玻璃窗里,一个和守灯人长得很像的店员坐在收银机旁边,打着瞌睡。”

“他已经在打瞌睡了吗?”

“他显然没睡醒。”

“你的精神倒是不错。”

“那是,我在飞机上睡了一路了。”

“蒙着我的眼睛,你还有什么没说完的?”

“你听。”

“什么?”

“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有大批的候鸟迁徙,从城市的上空路过,你有没有听见它们的叫声和翅膀扇动的声音?

还有教堂的钟声。”


“我刚刚只听见了你的脚步声和二重奏。”

“惊喜吗?”

“有点。”

“那你现在,还能看到一些更让你惊喜的。”

趴在恋人肩上的男子松开捂在对方眼睛上的手,改为搂住他的肩,坐着的男子睁开眼睛,无尽的夜幕深处已经透出鱼肚白,黑与白分割的天空中,月亮和即将升起的太阳分占一方。

这座北欧城市的日升之时,天色灰蒙,日月当空,街灯依次熄灭。

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连夜转机飞过来的俊秀男子轻笑:“早上好,叶修。”

坐在长椅上的男人微微后仰,把对方往下拉了拉,侧头亲了下他的下巴:“早安。”


——————————

嗯,60分钟,就想出这么个东西了_(:з」∠)_


饺子

因为半夜看到这个题目,饿了,翻来覆去睡不着了,也来一发吧😡。

————————
      这是这么多年来,叶修头一回回家过春节。

      一家人团团圆圆在一起,这一年不止叶修回来了,叶秋也结了婚。他的新婚妻子自幼在国外长大,却有一颗不输他家老头的爱国心,对于过年的年俗十分好奇。

      可惜现在中国很多地方,尤其是大城市过年时的年味都淡了,连烟花爆竹都不许放,这让这位满心期待的姑娘多少有些失望,不过这点失落在叶妈妈开始动员全家包饺子的时候都被丢到一边去了。

      叶修旁观的申请被驳回,不得不也撸起袖子加入到这场面皮和肉馅的纠结中来,以完全不符合他手速的速度。

      女孩子的手工技能点可能都是天生点的,在叶妈妈的教导和自己的观摩下,姑娘很快就学会了。叶家主一直是叶妈妈的副手,他包的饺子虽然不太漂亮,但胜在结实,叶秋和他父亲比起来就差远了,馅儿多了皮容易破,馅儿少了,饺子又扁了些。

      反倒是一开始对这种活动兴趣缺缺,一脸“哥不想动哥就不是这个料求放过”的叶修,包起饺子来很是熟练,而且还会折边,弄出来的成果很是漂亮。

      面对叶妈妈惊讶又有些心疼的眼神,某些人耸了耸肩:“以前看人包过,就记住了。”

      有的事情看起来简单,要做好肯定还是需要练习的,所以对于这种说辞,叶妈妈就笑了笑。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北方人喜欢吃面食,但是真说到会吃会弄追求精巧,还数南方人,光是饺子的包法就有十几种,更不要说用鸡蛋烫成皮来代替面粉皮的蛋饺之类,吃的是花样百出。

      那一年春节,苏沐秋拆装备拆到一半,突然想起来自己答应了苏沐橙的饺子还没包,楼下速冻又难吃又不划算,一边冲下楼去买饺皮,一边轰了叶修起来帮忙。

      追求卖相的苏哥哥教出了一个手艺也足够漂亮的妹妹,唯独叶修叶少爷,包出来的饺子,按苏沐秋的话来说,那就是“丑得别出心裁”。

      能够做到现在这样,让叶妈妈都惊叹的程度,着实经过了一段“艰难”的过程,还多亏了一个足够耐心,只是笑得太过张狂的“师父”。

      想到某些人那时指着保鲜膜垫着的桌子上一个个“堪称饺子中的哥布林”的成品,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的样子,叶修不由也笑了起来。

      “哎?为什么这个里面要包一个枣子啊?”发问的声音打断了叶修的回忆,被问的叶妈妈正在把一个小红枣包进饺子里。

      “这是福气,一锅饺子里面就只有这一个是包了红枣的,吃到是一种幸运,意味着来年会交好运。”叶秋帮自己的妻子擦了擦沾了面粉的脸颊,笑着解释。

      “你说的那是大红枣,”叶妈妈毫不客气地拆了自家儿子的台,“大红枣,红红火火,这个枣子不一样。”

      “在有新婚夫妻的人家,我们包枣子或者栗子什么的,意味着早生贵子。”

     叶修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复杂,他默默看着叶妈妈手里的那个“早生贵子”,想起了那个曾经被苏沐秋包进饺子里的红枣。

      不过苏沐秋和叶秋一样,只是以为那意味着好运,在一口咬到之后,当时自己都因为着凉而有些感冒的苏沐秋喜洋洋地握住他妹妹的手,要把来年的福气传给苏沐橙一些。

      至于叶修,他是直接要的,在苏沐橙提议出去逛一圈然后去换衣服的时候,从对方嘴里。

     一点都不甜。

     刚吃过药,一嘴的板蓝根味。

     “…………怪我咯?”手机对面在喧闹的背景音里已经不再是少年的男子还是年少时的性子和口吻,他能够想象到对方现在那副翻白眼的样子。

      “不过我们今天也是吃的饺子,老板娘包了个红枣的福饺,又是我的,唉……运气来了,挡也挡不住啊。”

      “…………大红枣还是普通枣子?”

      “就是普通她们女孩吃的玩儿的,老板娘随手拿了一个包进去,怎么了?”

      “…………没什么,你运气确实不错。”叶修抹了把脸回答。

      “我怎么听着你语气不太对?”

      “真没什么。”

     “啧,不和你说了,她们收拾好了准备出门了。”

     “行,你去吧。”

     “…………那好,我挂了。”

     “…………”

     “…………”

     “…………”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这些年第一次没在一块儿过春节,别太想我。”

     “还没过零点,你这脸皮就厚出新高度了啊……”

     “呵呵,还有,明年一起过节吧,然后让我妈告诉你,这饺子馅儿,该包什么。”